教育安卓

座 机:教育首页
手 机:13842593595

公司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 > 教育研究 > 正文

【美丽中国我的家】沙海奇迹 草之幂幂

教育 发布时间:2019-06-12 浏览:135次

  人类有这种特殊的传感器,因此在受伤时会畏惧退缩、或哭泣。人们观察龙虾后,发现这种动物也能够感觉不适。比如,一旦被厨师扔进滚水中,龙虾就会蜷缩尾巴,好似痛苦不已。

    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第三教学楼。晚上,我回忆起上午的情节,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美丽中国我的家】沙海奇迹 草之幂幂

  编者按:蓝天白云,承载着我们儿时的记忆,绿水青山,是国家未来发展的方向。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的长远大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美丽家园的建设,离不开每一个行动者。 在第四十八个世界环境日到来之际,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推出“世界环境日”特别策划《美丽中国我的家》。 今天(5日)聚焦被称为“全球荒漠化防治样本”的内蒙古库布其沙漠,推出《沙海奇迹,草之幂幂》。   央广网鄂尔多斯6月5日消息(记者刁莹郑颖)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风起明沙到处流,沙压房子人搬走,沙蓬窝窝沙葱菜,养活一代又一代……”这是42岁的敖特更花小时候曾唱过的歌谣,她从没想过,曾经黄沙漫天、寸草不生的库布其沙漠会有如今植被多样、水草丰美的景象。 敖特更花说:“过去我们吃饭的时候,门和窗子不敢开,因为开了一阵风,饭里随时就有了沙子,你就吃不成了。 现在牧民新村紧挨着我们大漠,每天窗户开着也没关系了。 那时候雨水也少,几乎一年不怎么下雨,现在变绿了以后,雨水一年比一年多了。

”  如今,早已不再有人传唱“沙进人退”的忧伤。

时值六月,沙漠腹地的牧民新村随处都能闻到沙枣花的香甜味道。

经过30多年的荒漠化治理,如今,库布其沙漠的植被覆盖率超过50%,沙柳、胡杨、沙蒿、花棒等树木与成片的牧草交错,实现了古人诗歌中从“沙之磷磷”到“草之幂幂”的梦想。   从“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也有敖特更花的汗水。 2009年,敖特更花成为亿利治沙民工联队的第一位女队长,头一年就包了2000亩沙地,她坚信,沙漠可以绿起来。 她说:“沙漠里种树不是给企业,或者是给任何一个人种,这个树是给自己的儿孙后代造福。

现在在库布其沙漠里面住的人们,为什么没有放弃对沙漠的绿化?跟这沙子有关系。

沙漠激怒人们的心,你进攻,我就和你斗,一直斗到现在,终于有了好的成绩。 ”  更让敖特更花欣慰的是,大漠的年轻人回来了,螺旋钻孔植树等新技术给沙漠带来了迭代式的改变,“过去是拿着锹去挖坑种树,变到现在的机械化种树。 过去一个人一天挖五六十棵,现在是一个人一个机器,几千棵或者上万棵。 ”  李相儒:要做地被菊的扦插,我找了点沙土,掺了点有机肥。

  袁勤:哦有机肥。

  李相儒:土壤行不行?  袁勤:不测一下理化性质?要不一会在那边测一下PH值……  李相儒和袁勤,亿利沙漠研究院植物所和水土所的所长,要给一种观赏性植物“地被菊”做引种试验。

未来的库布其沙漠里除了绿色的植被,或许也将开满艳丽的菊花。

  李相儒:我觉得我们现在这个地方已经不荒凉了。 我们现在树长得这么好,植被绿化得这么好,而且我们现在搞旅游,有山有水有树,挺好的地方。

  袁勤:这边是沙漠也有,绿洲也有。

你能看到植物又能看到沙漠,好多不同的风景可以看,可以到沙漠里冲沙,也可以到七星湖里面去看看湖。

  李相儒和袁勤都在库布其沙漠长大,研究生毕业后又都回到了沙漠,相同的志向让他们结为夫妻,一起用所学让家乡的黄沙千里变成绿水蓝天。   李相儒:好多外地人来了就说这里的天好蓝啊,我说我们经常就是这么蓝。

这就是气候的变化,沙尘减少,蓝天越来越多了,又舒适,这个地方这个季节就不太热,唯一的缺点就是蚊子太多了。

  记者:蚊子太多也是因为植被多。

  李相儒:对,植被恢复了,水也有了,所以就蚊子多了。

  袁勤:秋天的时候,杨树叶金黄金黄的,感觉特别美。

旅游专线的那条路就特别漂亮,层次感特别强。   记者:都有什么树?  袁勤:杨树、旱柳、还有沙枣树,柠条,开花的。

  李相儒:柠条、杨柴、花棒这些灌木类的,乔木类的杨树、柳树、沙枣树这些,都是适合当地生长的一些耐旱的品种。

  “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一个世界,一项技术能够创造一个奇迹。

”李相儒和袁勤所在的团队今年还将建设2000多亩的无人机播种示范区,让库布其沙漠剩下的不毛之地也能被绿色填满。

李相儒介绍:“因为有些沙漠腹地不容易进去,所以使用无人机这种又快速、又精准的方法去播种,可以把种子打到沙漠。

大数据呢,我们设立了一些数据采集的站点,通过分析气候、土壤、降雨量,根据不同的数据类型做土壤改良,然后再去种植我们的植物,这样大大提高了成活率。

”  如今,库布其沙漠被联合国确定为全球首个“生态经济示范区”,成为世界上唯一被整体治理的沙漠。

行走在沙漠绿洲里,红色的苦马豆、紫色的野菜花、黄色的沙枣花摇曳在不时有鲤鱼跳出的湖边,李相儒更能领略《美丽的草原我的家》歌里的味道。   记者:你小时候听这个歌觉得跟你周围的环境……  李相儒:哇,不一样,感觉哪有草原,我们这都是沙漠。

现在就不一样了,现在就有了感觉了,就像走在这条穿沙公路上,两边都是绿洲,绿绿的,听这种草原的歌曲就特别有感觉,更能体会家乡的绿,美丽的家乡。   记者:有美丽的草原了。   李相儒:对。

  除了骄傲身边家乡山色的改变,李相儒还爱看北京的朋友在社交媒体上晒蓝天,他觉得与有荣焉,“北京的蓝天,我们库布其有一部分的功劳。

在生态环境改变的情况下,整个大环境就在变好,所以北京蓝天会越来越多。 当然库布其也是做出了不少的贡献。 ”  2000年至2017年,中国的植被增加量占全球植被总增量的25%以上,位居全球首位。

其中,我国的沙漠治理成效功不可没,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实现土地荒漠化面积零增长并连续成功逆转的国家。

  库布其沙漠的未来是什么样?敖特更花和李相儒是不同时代的治沙人,却有相近的梦想。   敖特更花:把自己家乡的所有库布其沙漠全部变绿了,这是最终的目标,我估计我们应该能走到那一步。   李相儒:我觉得以后我们这就是一个宜居的地方,一个很适合康养的地方,我觉得大城市人肯定会都来这里。

蓝天多,没有雾霾,也没有沙尘暴,我觉得以后就是一个城市的后花园。

上一篇:2019江苏选调生考察材料

下一篇:没有了